被病毒“激活”的中国制造

创投圈
2020
02/14
19:46
月落乌堤
分享
评论

" 原本就不浓的年味,今年彻底没了。"

和往年不同,老李第一次觉得,假期漫长是一件坏事。

原本计划中 1 月 31 号返工,可直到 2 月 6 号,公司才传来遥远的回音。老李所在的行业,是处于汽车前装细分行业的中控系统。在一个又一个遥远的视频会议之后,复工的时间仍遥遥无期。

两个问题,让作为企业研发部门负责人的他分外头痛:员工什么时候回,客户什么时候回。

他陆续拨出的电话,却不能让任何一个解决。老李所在的公司位于广州,不少员工来自于外省:从邻近的广西,到湖南、湖北。

对于他而言,只有一点好消息:他打的电话都有人接。这意味着,他们是安全的。

在这个特殊的春节,在隔着手机和每一位简单沟通后,他从未觉得,自己和同事的距离,如此亲近。

但面对压力,也有选择不再等待的人。

马娟腊月二十八才放假,同在广州工作,她是手机制造流水线上的一名品质主管。放假那一天,他和老公轮流开车,用了一天一夜回到四川的老家,只为赶上一顿团圆饭。

没想到的是,第二天,大年初一,马娟就接到了产线主任的电话——不是问候,而是要求。领导告诉马娟,初三早上一定要到工厂。生产任务已经迫在眉睫。

对于像他们这一行,依附于订单生存的工人而言,这几乎已是生活的常态。放下电话,马娟开始打电话给自己的同事们确认行程。还好,由于假期短,好多员工都没回家。这让她心里多多少少有了底。

令马娟没料到的是,回岗安排生产的,并不是手机,而是——口罩。手机生产的无尘厂房里空无一人,而 200 米外闲置了一年的旧厂房,此时却灯火通明、济济一堂。

原来,在短短几天中,厂家依靠自身的技术和设备支持,几条无纺布热压流水线在她过来的路上已经完成。据说,这里一天能生产医用一次性口罩 12 万个。

至于口罩的生产会持续到什么时候,何时熟悉的手机车间会再次亮灯,对于她,乃至整个中国而言,日期遥遥未定。唯一可以确认的是,这个春节,对于马娟和她身边的上百位工人而言,洋溢着某种特殊的年味。

当她们打开电视机的时候,随着新闻中流淌着的铿锵有力的语言,一种使命感和生存态度,悄悄充满了偌大的空间。

几天后,地方都市报用了几个词,去表彰像她那样默默无闻的人:

" 战斗精神 …… 中国效率。"

供应链是中国制造业最值得骄傲的部分。只有中国这样的全供应链体系,能支撑其阶段性的高需求。只有中国这样完善的产业集群,才能在需要的时候调整出应对的产能。

这个 2020,类似的故事还发生在福建莆田。莆田是中国最大的鞋服箱包生产基地,布纺产业集群在全国首屈一指的城市。

莆田全市有 300 万人口,但是没有一家专门的口罩生产企业,这对于莆田马上迎来的返岗复工及开学来说,意味着要从外地抽调。

但是,莆田并不是这么做的——这里选择,用好手边的集群产业,自谋出路。

几天前,莆田工信连同鞋业协会,对全市发布 " 英雄令 ":有自动针车 50 台以上、高周波机台 20 台以上、紫外线杀菌流水线,独立操作车间,操作工 100 人以上的鞋企,都可以报名生产。

在符合要求及报名的企业中,仅仅用上 10 家,事儿就快速地成了。根据计划,每家分配产能 20 万个 / 天,这样日均生产 200 万个。到 5 号,就能基本实现量产。

还有大年初三的上海。在工信局及发改委的要求下,上海市 17 家口罩企业,以及口罩企业供应链上的相关公司全部返岗复工。上海市成为春节后必需品行业返岗复工最快的地方,现阶段口罩复产最多的地区。

在强大的供应链所带来的可执行力面前,中国做出了 " 中国速度 "。不过,对于中国的制造业来说,如果只是谈产业集群、供应链强大,不足以看到中国制造业的全貌。

2 月 5 日,富士康在深圳龙华的生产基地下线了第一批量产的口罩。对,就是那个全球代工大户富士康。这条日产能达到 10 万个的产线,只是第一条。富士康的目标是,建成日产 200 万个的产能,以供深圳市使用。

同样在 2 月 5 日。上汽集团将其在广西来宾市的一家供应链公司的厂房进行改造,成功建起 12 条口罩生产线,其中符合 N95 标准的 4 条,一般医用的 8 条,日产可以达到 170 万个。

而原本这家工厂,是做汽车配件——隔音棉的。

再看国内代工巨头比亚迪。官方在 7 号宣布,其采购设备和原材料,以及改造生产线,在 2 月 17 日开业量产,计划产能是口罩 500 万个 / 天,消毒液 5 万瓶 / 天。

同样带来 " 奇迹 " 的,还有中国石化。中石化目前已经组织了分别位于北京的两家、江苏一家及广东的四家供应链上的企业,开始改造工厂,搭建流水线,计划到 3 月 10 日,实现新增产能至 100 万片 / 日以上。

从一定程度上来说,只要中国企业愿意,依旧可以随机万变——以柔克刚,这正是马娟和她的工友们正在诉说的故事。

正因为如此,中国制造,成为了万众一心抗击 " 新冠 " 的战斗中,最重要的纽带。

这条纽带,不仅仅影响的是一场 " 小小的战斗 "。也关乎全年的经济民生。

现阶段几乎所有关于经济预测的报告,都基于 2003 年的数据去预估。以此为鉴,2003 年前后,三大产业对于 GDP 的贡献如何?

可以看到,尽管三大产业在 "SARS" 疫情之后,都有回落。但是第二产业对于 GDP 的拉动作用,一直高于第一、第三产业。

地方上来说,以广东省为例,2003 年一季度、二季度、三季度的 GDP 增速分别是 13%、12.3% 及 13.9%,同期 GDP 构成中第二产业中工业的增长分别是 16.9%、18.2% 及 21.1%。

也就是说,针对受疫情影响最严重的地区、制造业大省广东而言,在 GDP 增长,以及工业制造业的增长中,GDP 在三季度就已经强势反弹。工业制造,则一直处于增长状态。

但是其他行业就不那么好过了。东北证券给出的报告显示,受到极大影响的,是交通运输业及餐饮住宿业。

2002 年一季度到 2004 年四季度主要行业在 GDP 中的增速

这种情况,到了今天更加明显。在疫情前的几天内,由于家庭采购囤货方面的突发性增长,部分商品出现阶段性短缺,诸如疫情所需要的各类日用品、药品以及口罩等医疗卫生用品,这类商品短期需求激增甚至存在抢购现象,也助长了部分商家坐地起价、囤货居奇等行为。

需求稳定但阶段性供应短缺的主要是鲜菜,因疫情期间鲜活农产品运输受到较大影响,产销区供求矛盾突出,同时鲜菜贮藏时间较短,断缺问题会较快暴露,导致蔬菜快速涨价。好在这方面今年有关部门政策及时、措施积极、惩处严厉,从一定程度上稳定了价格较大的波动。

复工问题、员工生活的滞涩,可能造成对制造业的小小冲击。但毫无疑问,这只是时间问题。2020 年,中国经济发展的大节奏不会变。第二产业依旧会以它的脚步,向前。

2020 年的开头,老李所在的研发部门成了最大的摆设。灵活的上班形式正在被采用——假期继续,不过年后做什么岗位,据说要靠另行通知。

工资与房租带来的疾风,不仅吹向了老板,也吹伤了一线的员工。

马娟的口罩流水线已经开始运转,他们一组二十多人分为三班,倒班生产。对于产线的工人来说,有活干最好。这意味着每个月的房贷,一分也不会少。

当然可以想见,在未来,在非理性需求过后,大部分企业还是会回到自己的老本行,做手机的做手机,做鞋的做鞋,代工的继续代工。

某种意义上,老李和马娟所出的行业,是中国制造业的一体两面。中国有着全球最为庞大的制造业,是全球唯一一个满足联合国对制造业所有细分的所有门类的国家。在更多的时候,我们总是自觉地以为中国制造业世界第一是一件很自然的事情,甚至质疑它巨大的规模——似乎,刚刚获得奥斯卡最佳纪录片的《美国工厂》也在替中国思考这个问题:

中国制造业在发展的过程中,获得了什么?又失去了什么?

进入 21 世纪,随着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进入深水区,逐步在国家政策的指导下,开始淘汰所谓的 " 粗放型 " 产能,逐步向高端制造业迈进。

2019 年,中国第一、二、三产业在现在 GDP 中的占比分别为 7%、39%、54%;而 2002 年,三者的占比分别为 13.7%、44.8%、41.5% ——第二产业的比例,已然被附加价值更高第三产业所超越了。

但是,在今天,我们所侦测到的真相是:即便是在 " 淘汰产能 " 的今天,中国制造业依旧保持着最为了不起的存在和优势。无论面对 2019 年资本的压力、2020 年天灾的冲击," 世界工厂 " 数十年积累的厚重底色,仍然提供着不变的高效。

中国特有的历史文化底色,为 " 中国制造 " 提供了最大的潜力。更别说我们最大的动能:奋斗。去转变、去思考、去应对,第二产业的存在方式,本身就具有智慧。

疫情之下的中国制造业,正展现出最旺盛的生命力。我们可以想象的是,这种聪颖和韧性将会继续。

这是现实的传奇,这是任何电影都无法预言的。

来源:财经无忌 月落乌堤

THE END
广告、内容合作请点击这里 寻求合作
免责声明:本文系转载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;旨在传递信息,不代表极速10分快3彩票-极速10分快3官方的观点和立场。

相关热点

相关推荐

1
3